一句话,爱看不看,不看...
拉倒吧...

论恶友的某一个早晨......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“早,崽子。”
“早,小矮子。”
薛洋和金光瑶扶着腰在门口四目相对,擦出了......

“崽子昨天没睡好?”
“说的好像你睡好了一样。”
这两人都察觉到了对方完全隐藏不了的疲惫。

“你家道长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啊。”金光瑶指着薛洋脖子上的吻痕说道。
“你家二哥也真够禽兽的啊。”薛洋指着金光瑶红肿的嘴唇说道。

“彼此彼此。所以崽子,你们昨天用了霜华没?”金光瑶发出了疑问。
“……用了……小矮子我也敢肯定你们昨天用了朔月或裂冰。”薛洋坚定地说道。
“……”两人相对无言。

“崽子感觉如何?”金光瑶发出了疑问x2。
“……这个,跟魏无羡说得一样,冰冰的,凉凉的……”薛洋毫不羞耻地回答。“那小矮子感觉怎么样?”
“也是冰冰的,凉凉的。花纹还蛮磨人的。”金光瑶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……话说这魏无羡跑哪去了?这都子时了。”
“我也纳闷,平常他应该起来了呀?”
“那个宗主和薛客卿,魏前辈他……”
“快说呀!”薛洋不耐烦了。
“魏前辈因为腰伤,被含光君给带回云深不知处了。还说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“……”
“崽子,其实我们还算好吧。”
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end――

晓星尘≌薛洋


#无脑作
#数学不好,逻辑错误。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∵薛洋喜欢吃糖
∴ 晓星尘每天给薛洋一颗糖
∴糖=糖
又∵晓星尘笑点低
∴薛洋能把晓星尘逗笑
∴笑=笑
又∵明月清风为27画
    十恶不赦为27画
∴明月清风=十恶不赦
∵{糖=糖
  {笑=笑
  {明月清风=十恶不赦
∴晓星尘≌薛洋(SSS)

他会生气,他会暴怒。

#前排警告,日常沙雕。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。不喜右上角。

晓星尘:我觉得,薛洋同学最近进步非常大。
同学:……?!(望向薛洋空荡荡的座位)
晓星尘:昨天老师找他谈了一下午的话,他在临走之前,微笑着对老师说‘谢谢老师。’
同学:……?!
晓星尘:不会再像以前那样,他会生气,他会暴怒,他会拿着尸毒粉撒来撒去。
同学A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看见昨天薛洋是扶着腰出来的)
同学B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看见昨天薛洋脖子上的吻痕)
同学C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听见昨天经过你办公室传出来的奇怪声音)
同学D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薛洋请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腰疼)
晓星尘:……(我真以为你们不知道,我说擦药你们信吗?)
同学:……(不信不信,怕了怕了)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(我靠,自己写了啥沙雕玩意儿啊?!hhhhhhh~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在一起了?不存在的。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


      宋岚和晓星尘在一起了。
      听到这个消息,薛洋是不信的。他只是惊讶地把嘴里的糖咬碎了。
     “小瞎子,没开玩笑吧?”薛洋一脸愣愣地问。
    “谁会拿这种开玩笑,我真没骗你!”阿箐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。“坏东西,你打算怎么办?”
    “......”薛洋觉得他还不是不信。“他们现在在哪?我要去宰了这对狗男男!”薛洋觉得自己有必要要替天行道了。谁不知道薛爸爸喜欢晓星尘?!MD还敢抢!
    “薛洋,我警告你别胡来啊!”阿箐深知薛洋的性子,知道他他什么都干得出来。上次直接把一个男老师给打的半死,打他的理由是:他想上我。也不是说没人管,只是薛洋后台硬,学校动不了。
    “安啦,我顶多把那姓宋的给弄得断子绝孙。”薛洋盯着远处开心地笑了。阿箐却不觉得这是什么好兆头。        
   “哦,对了,小瞎子,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宋山风啊?”薛洋像是发现了什么。挑了一下眉。
   “啊?”阿箐表示这话题表示跳的有点大了。“嘁,别装了,也就只有那宋傻逼没看出来。”“我靠!坏东西你说什么?!我......”
    薛洋挑眉微笑。“好吧,我喜欢。”阿箐承认了。毕竟每个少女都有一个自己的梦中情人。而阿箐,便是那“傲雪凌霜宋子琛”了。
   “这样啊,那我把他弄得勉勉强强还能举得起来吧。”薛洋拿着一颗糖,在手心里玩弄。
   “薛洋!”阿箐生气了。薛洋却“嘘”了一声,猛地靠近阿箐。“想要和宋傻逼在一起吗?”“变态啊!靠那么近干嘛?”阿箐立刻拉开了距离。
    薛洋却不紧不慢地又凑了过去。他将阿箐逼至墙角。缓缓凑了上去,浓郁的香甜的糖果气息包裹住了阿箐。薛洋在她耳边轻轻说道:“稳住,他们在看我们。想和那姓宋的在一起,就别动。”只见薛洋越靠越近,阿箐觉得在这样下去,她就要一脚踹的薛洋生不了孩子了。虽然本来就不能生。
     现在薛洋和阿箐只有五厘米的距离了,阿箐快要崩溃了。她挣扎不了,她快要怀疑薛洋是不是移情于她了?
     那股香甜的气息远去了。阿箐回过神来。薛洋被晓星尘紧紧抱在怀里,宋岚则是一脸黑线地看着她。他不动声色地挡在了阿箐面前。一副护犊子似的看着对面两个黏得紧紧的两个男的。
     “星尘,管好薛洋,别让他出来祸害。”
     “抱歉。子琛,我会注意的。”晓星尘脸色也极诡难看。他拽着薛洋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     薛洋还回头给了阿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    “道长,轻点~”薛洋发嗲了。“那你还去招惹阿箐?”晓星尘那时从远处看薛洋和阿箐,手握紧了,暴起青筋。一旁的挚友巴不得冲上去要砍死薛洋。
    “切,自己还不是背着我跟那个宋几把搞起来。”薛洋愤愤地说道。
    “我跟子琛只是挚友而已。阿洋不要多想了。”晓星尘细心地将薛洋嘴边的糖渣擦干净。
    “哼,挚友?”薛洋转过身去阴阳怪气地念到。
     晓星尘知道薛洋又吃醋了,他从背后环抱住薛洋,把下巴搁到薛洋肩上。“好了,阿洋,这次只是因为子琛喜欢阿箐,不好意思说罢了。”
    “嘁,说白了他宋几把就是个怂逼。”薛洋翻了个白眼,“还想让女的先给他表白。”
    “好了,阿洋。吃糖吗?”晓星尘剥开了糖纸。
    “好吧,这次看在糖的份上,勉强......唔......”晓星尘强行掰过薛洋的头,强行吻了上去。
     舌强行将牙关撬开,熟练地用舌将糖渡了过去。薛洋和晓星尘接过那么多次吻,还学不会换气。他感觉自己快要溺死了,溺死在这晓星尘这片海里。
     一吻止。晓星尘放开了薛洋。薛洋大口喘气。“阿洋,糖好吃吗?”“不好吃!一点都不甜!”
     晓星尘摸了摸薛洋的头,“阿洋下次不要再和别人靠那么近了。我会生气的。”
     卧槽,感情你吃醋了?!情商为负数的薛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    “......哼,晓星尘,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薛洋撇过头,还刻意走远了几步,防止晓星尘再次“袭击”。
    “好了,阿洋,我带你去吃最新上市的星星糖。”晓星尘走上前去,牵住了薛洋的手。
    “嗯......”薛洋思考了一下。“那我,今天要在上面!”
    “好。”这种事,到了床上再说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(写前半的时候怀疑这究竟是不是晓薛文了。日常智障三岁。我又回来啦!)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薛洋装死。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可能我们听了同一首歌。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。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晓星尘一回家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番茄味。唉,果然,一推门进去,就看到薛洋倒在地上,背上插着降灾。
要是让别人看到估计得吓得个半死。晓星尘习以为常。缓缓地略过他。
“今天好像很难清理呢。”说完这句话,就听到薛洋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晓星尘一回家就看到薛洋以千奇百怪的死法死去。
有时候是问隔壁收破烂的借了根白绫上吊自杀。有时候是问隔壁的隔壁借了几包瓜子噎死自己。有时候去向阿箐借竹竿戳死自己......
一开始晓星尘还会特别慌张,急得打了120。结果薛洋从地上一蹦起来,挂了电话,扑到晓星尘身上。
到后面,晓星尘渐渐习惯了,有时候夸夸他,还会让他得寸进尺。所以到后面就直接忽视了他。
----
晓星尘收拾好今天的案发现场。望着薛洋在厨房忙碌的背影。
究竟有多久没和阿洋一起出去玩了呢?随着职位的升高,空暇的时间越来越少。自己好像很久没去了解过阿洋的感受了呢......
虽然每次问他,都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。可晓星尘清楚,那是装的。其实他很想和自己一起去玩的吧。
晓星尘打开手机看了看后几天的行程。全都一一推掉。
他确实要好好陪陪阿洋了。
“道长~吃饭了!”薛洋缩到晓星尘的怀里。
“阿洋,收拾一下行李吧。”晓星尘宠溺地摸了摸薛洋的头。
“啊?道长又要出差吗?”薛洋的声音瞬间低落了下来,整个人都焉了。
晓星尘看到薛洋失落的样子,瞬间愧疚感涌了上来。
“不是哦,把你的行李也收拾好。我们要去海边玩,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吗?”
薛洋立马跳了起来,“真的吗?道长!”
“嗯。”晓星尘扬了扬手机,“今晚的飞机票。”
薛洋的小虎牙要飞上天了。
终于,能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(写的什么鬼?自己都不知道。提前祝自己9月3号生日快乐!)

妈妈,道长他有孩子了!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可能我们看了同一部动漫或手书
#人物秀秀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#私设阿箐是养女。非盲。

阿箐最近觉得道长怪怪的。整天抱着个手机傻笑不止,前几天还很晚回家。
活脱脱的恋爱中的傻子。问他也只是回答学业繁忙。
阿箐决定调查清楚。
“道长,妈妈叫你去洗澡了哦-”阿箐故意拖长声调。
“啊?哦,好。我知道了。”望着道长慌慌忙忙地放下手机,再慌慌张张地拿好换洗衣物,阿箐觉得更有猫腻了。
阿箐看着道长走进浴室后。拿起了桌上道长的手机。
“嗯......密码......啊嘞,还是用着准考号啊。好,让我看看,是哪个坏东西勾引道长。”
她点开道长的QQ,还停留在和某人的聊天界面。
阿箐看不懂备注的那一串鬼字母。
又有一条新信息发过来了:‘道长!我刚刚刷牙用了你在用那个牌子哦!还挺甜的。快夸我!’
为什么她会知道道长用什么牌子的牙膏?难道,她就是那个坏东西吗?“原来就是你这个坏东西把道长变成这样的!”
阿箐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下几句话:‘不要再打扰我了,我要学习了。’ 点击发送。
收到消息的薛洋愣了一下。啊~是小瞎子吧。道长可不会这样的呢。
薛洋勾起一抹邪魅的笑。打下了一句话发送了出去。
‘啊,是吗?难道是因为那件事吗?’阿箐觉得拆散他们的好机会来了。
‘是啊,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’薛洋收到后更加确定是小瞎子了。
‘可是,那是人家的第一次啊……’阿箐想了想,第一次?是......哦!懂了。
‘那也是我的第一次约会啊!所以就算了吧。’薛洋忍不住在床上大笑起来,滚了几圈后,才想起要回人家信息。
阿箐原本想着这么久没回,多半放弃了。
刚要关闭手机,又来了一条信息:‘那睡了我也这么算了吗?’
嗯????道长他们约会还睡午觉吗?阿箐觉得不可思议:‘不就是睡了一觉吗?’
对面又回复来了一条消息:‘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?’
阿箐震惊了。她做着最后的挣扎:‘你......你有证据吗?!你用什么来证明那是我的孩子?!’
嘿嘿嘿,屏幕前的薛洋露出了‘淫荡无比’的笑:‘因为我只和道长你睡。过。哦。’
??????!!!!!!怎么可能?!阿箐惊讶地反复地看了看那条信息。不会的啊!只有做了那种......那种事,才会有小孩的......
阿箐明白了这个‘坏东西’为什么会知道道长用什么牌子的牙膏了。终于知道‘第一次’是什么回事了。
道长还是高中生啊!还我道长的明月清风!
这时,晓星尘已经洗完了澡进来了。阿箐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他,默默放下了手机。冲了出去。
晓星尘莫名其妙。打开手机还没来的及看聊天记录。就听到门外阿箐喊了一句。
  “妈妈!道长他有孩子了!”
啊耶!晓星尘石化。
而对面的薛洋表示:你洋哥依旧是你洋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end――
(放暑假前就有了这个脑洞,后面句忘了,结果今天刷b站看到有大大做了这个手书才想起还有这么一篇文......)

梦话

#无脑作 超短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
薛洋睡着了会说梦话,所以你可以在他睡着时套出许多他的真心话。作为薛洋的道侣,晓星尘自然是知道的。

“阿洋?”“哎呀,别闹~”晓星尘无奈地看了看薛洋,把被薛洋踢下去的被子重新捞上来给他盖上。
“阿洋。”“唔......”晓星尘又开始了每日一套。
“阿洋,晓星尘是你什么人?”
“道长......哎......嘿嘿嘿,他呀,是在我下面的,嘿嘿嘿......”
晓星尘宠溺地看了看正在睡梦中一脸傻笑的薛洋,罢了,明天再收拾他。接着,晓星尘继续问:“阿洋,你喜欢那个道长吗?”
“废话,我不喜欢还有谁喜欢他?他一个近视了700多度的人,还不是我一直陪着他,不然他早就被拐走了!”晓星尘忍着不笑,艰难地开口问道:“阿洋,这样的道长对你来说不就是累赘吗?那为什么不丢下他?”
“其实......道长他对我很好......会每天给我糖,会帮我收拾烂摊子,他......也能包容我的一切吧......”薛洋小声呢喃道。
晓星尘脸上闪过一丝心疼,轻轻将薛洋揽进怀里,“抱歉啊,阿洋。让你受了这么多苦。不过今后,我会好好护着你的......”
“嗯......”睡梦中的薛洋或许是听到了这番话,或许是做了个美梦,露出了比糖还甜的笑容。
你的童年,我没有护着你;你的少年,我负了你;可今后,我不会再放开你了,我要把你紧紧抱在怀里,用一辈子来护着你。

(为了晓薛,什么都能瞎编出来,如果与现实不符,那请不要相信。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
讨论谁家的道侣最厉害

#无脑作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
有一天,各家受聚集在了一起
魏无羡:我家蓝二哥哥等了我十三年!
谢怜:三郎等了我八百年。
沈清秋:他.....做饭很好吃。
师青玄:明兄能陪我女装!
薛洋:道长会天天给我糖!
金光瑶:他会手把手教我弹琴。
江澄:柳清歌,打架很厉害。(魏无羡:师妹,哪种打架厉害呀?)
沈九:他一开始任我欺压。

魏无羡:蓝二哥哥能和我天天!
谢怜:三郎为我明灯三千,花开满城。
沈清秋:他......很愿意把最软弱的一面露给我看。
江澄:他很乐意陪我打架。

薛洋:你们这帮辣鸡,我家道长敢抛弃我,敢刺我一剑,还骂我恶心呢!
金光瑶:成美,别闹,二哥宁愿相信聂怀桑,也不愿相信他的三弟......
师青玄:其实,明......贺兄把我最亲的人的头给拧了下来……
沈九:呵,一帮渣渣,试过被削成人棍吗?

今天晓薛结婚了吗?(下)

#老师晓✖️明星薛
#无脑作(算是《如今的老师竟然在!!!》的后续)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服务生收了盘子后,我们想偷偷溜走,这里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,谁愿意待谁待,反正我不待了。谁知刚想动身,餐厅就黑了。我擦,没钱交电费吗?在这时候停电?!
这时,前方突然亮了起来。啥时摆的多媒体?没错,那就是多媒体。屏幕上正放映着晓薛的一张张照片。有2015的,有2016的,有2017的,也有2018的......这应该是他们相识的点点滴滴吧,我想。
“我认识你已经1314天了,今天是我和你在一起的520天了。一开始,我觉得你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,可跟你待久了之后。我就想,一颗糖就能哄好的人会有多坏呢?所以,我就答应和你在一起了……”
卧槽,感情是薛洋先追的道长!不过道长你叽里呱啦地说这么多,跟你平时的人设有点不符合啊。
“所以,我希望你能和我换一个身份继续在一起。你,愿意嫁给我吗?我会一辈子对你好,给你糖吃的!”道长突然单膝下跪,变戏法般的拿出一个小盒子。
夭寿啦!倒霉啦!道长竟然求婚啦!我让旁边的小晏掐了掐我,问:“这是真的吗?!我没有瞎也没有聋吧?!”“是真的!!!真的啊!!!道长求婚了啊!”“卧槽,手机!快快快,录下来啊!”
......
薛洋一直低着头,不说话。不对啊,以他的性子不可能这么沉默的!不会吧,道长要被拒绝了?!我立马跳出来喊到:“快答应他啊!”“对啊!”“不要犹豫啦!遇见道长这么好的男人就嫁了吧!”“你绝对不会后悔的!”......晓星尘回头看了我们一眼,我们立马噤声。
“晓星尘。”薛洋叫了道长全名。“啊?”我觉得道长的心快跳出来了。“你知不知道,我等这一刻,有多久了?”说着,还把手伸出来了,“不过幸好,我等到了。”薛洋露出了两颗小虎牙,笑的人心神荡漾啊!老夫的少女心啊!道长愣了一下,颤抖着拿出戒指,颤抖着把戒指给薛洋戴上。
“太好啦!”“晓薛终于结婚啦!”“这是真的吧?!”“晓薛女孩还活着!还活着!”我们激动地抱在了一起,仿佛是自己求婚成功。
“哎呀!恭喜小师叔了!”不知从哪里,又冒出了一堆人。“蓝二哥哥,他们弄的我也想在求婚一次了呢!”我没看错吧,那是魏无羡?!那他身边的不就是蓝忘机吗?!啊啊啊!忘羡啊!“成美酱终于嫁出去了呢。以后要是受欺负了,要回来跟阿爸说啊!”这个一米七的男人莫非就是敛芳尊?!那旁边绝对是泽芜君了!“恭喜晓前辈和薛前辈了。”蓝思追!......
不行了,我觉得我们要死在这了,真是死而无憾啊!薛洋此刻正被道长抱在怀里。“哼,你薛爷爷我终于要结婚了,不用再被你们这些结婚狗撒狗粮了。看我怎么把道长操哭!”
薛大大,你这样......真的......不要紧吗……“阿洋说什么都对。"不行,为薛洋的腰默哀三秒,拜拜了您嘞。
之后怎么散的就忘记了,只记得道长像上次一样抱着薛洋出了门。我回到宿舍时还是整个人都是懵的。“嗡-”不用说,这绝对是他们公布了婚讯。
今天晓薛结婚了吗?结了。
不说了,我要去催晓薛生孩子了,再见。

今天晓薛结婚了吗?(上)

#老师晓✖️明星薛
#无脑作(算是《如今的老师竟然在!!!》的后续)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
大家好,又是我。日常被自家老师和喜欢的明星喂狗粮喂到吐。
难得逃课出来去一家好餐厅吃一顿好饭,好巧不巧地遇上学校老师,要死不死地还是自家老师。今天八成没看黄历,我想。
幸好他那近视700多度的眼睛没发现我们,不然抄书抄到心酸。当他走过去的时候,我们都松了一口气。
哎?不对呀!平时道长都是休闲装扮,仗着自己是衣架子,想穿什么就穿什么。今天咋穿的这么正式?!瞧这发型,梳得多飘逸;瞧这西装,穿得多笔挺;瞧这皮鞋,擦得多亮晶晶!这样的道长我能吹一年!
咳咳咳,不好意思,跑偏了。我们贼兮兮地探头去看道长,他的目光一扫过来,立马低头。
“你们觉不觉得今天道长有点怪怪的?”“我也觉得,第一次看见道长穿这么正式呢!”“哎,他一直在看表耶!”“我猜道长在等人。”“道长会等谁呀?”“你笨啊!除了那个人还有谁?”“难道是......”“我赌一包辣条,是薛洋!”
......
“道长!”我擦,还真是说薛洋薛洋到啊!我们的头低得更低了,巴不得直接变成桌子。
薛洋径直略过了我们,他还是帽子,墨镜,口罩全副武装。
“都怪那帮孙子,还加戏!不然我就不会迟到了!回去让小矮子收拾他们!”薛洋一到晓星尘身边坐下就开始抱怨。晓星尘摘下薛洋的“全副武装”,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头。“道长,洋洋想吃糖~”薛洋开始抱着晓星尘的手臂撒娇。
咦惹~这种浪荡的波浪号是怎么回事?!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哎哟妈呀。
“阿洋乖,吃糖。”道长从口袋掏出一颗糖,递给薛洋。“我就知道道长对我最好了!”薛洋露出了两颗小虎牙,笑的人畜无害。
“哇!薛洋好可爱啊!好想......”“你要是不怕道长,你尽管上。”“那......还是算了吧……”“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今天绝对有大事发生!”“得了吧,就你?!上次还说道长的恋爱对象是宋老师呢!后面呢?”“话说,这餐厅怎么就只有我们两桌啊?”“可能真有大事发生。”“哎,不说了不说了,菜上了啊!吃饱先!”
......
我强烈推荐这家店!莲藕排骨汤真的好喝!不像上次那家“乱葬岗”!我呸,辣到癫!我又喝了一碗汤,一抬头。嘴里的汤差点喷出!
晓星尘在喂薛洋吃饭?!还一勺勺过去喂的贼欢!薛洋你是生活不能自理吗?!看着他们一个喂的贼宠溺,一个吃的贼欢快。我抬头45度仰望天花板,表示:不是很能理解你们基佬的世界。
尽管这顿饭再好吃,也没有胃口了,因为被狗粮喂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