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不小心看笔记

一句话,爱看不看,不看...
拉倒吧...

上课传纸条的恶果

上课传纸条的恶果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薛洋传了一张纸条给晓星尘。

他跟晓星尘之间隔了个阿箐,金光瑶,再加一个魏无羡。

他让阿箐传给金光瑶,再让金光瑶传给魏无羡,最后让魏无羡传给晓星尘。

阿箐收到这张纸条后,打开来看:

晓星尘!你放学别走!来决斗啊!--薛洋

阿箐为了道长的名誉着想,她拿起笔,“唰唰”地添了几笔。然后再心满意足地传给金光瑶。

金光瑶打开一看:

晓星尘!你放学别走!来决斗啊!无论输了赢了我都叫你爸爸!---薛洋

金光瑶觉得事情不简单。语文极好的他,觉得薛洋这张纸条写得毫无技术含量,连地点都没写。

想了想薛洋一般都会在哪。金光瑶拿起了笔,“唰唰”地添了几个字。再面带微笑地传给魏无羡。

魏无羡打开一看:

晓星尘!你放学别走!来小树林决斗啊!无论输了赢了都叫你爸爸!---薛洋

不得了啊!薛洋,你小子终于开窍了!

作为资深人士的魏无羡当然晓得小树林是干嘛用的。可他还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于是,他也拿起笔,“唰唰”地写了起来。再以一脸“要记得请我喝喜酒”的表情递给晓星尘。

晓星尘被他的表情搞得一头雾水。

接过来打开一看:

晓星尘!你放学别走!来小树林决♂斗♂啊~无论赢了输了都叫你老公~~~---薛洋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
论薛洋的脑回路有多奇葩。

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

众所周知,晓星尘跟薛洋的感情是非常非常非常厚实的。

无论你怎么搞,都拆不散他们。

于是,便有几个好奇心旺盛的女生为了证实这句话,便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,尝试一个大胆的想法!

----

“喂,快点快点,喷完就走!”A催促道。

“快了快了,等我再多喷一点儿。”B不紧不慢道。

“注意点儿,那可都是钱啊!”C心疼道。

“我看到他们了,距离我们还有100米左右!”D说道。

“走走走,别喷了!”几个女生急急忙忙从后门跑出,趴在窗边偷偷观察着。

“道长,我跟你说,那个宋几把又来惹我了!”

“嗯?我回头跟子琛说说。”

“我就知道道长最好啦~”

声音逐渐逼近,少女们的心逐渐激动了起来。

“阿洋,我先去一下学生部,你先呆在这。”

“好!道长!回来记得带糖!”

“嗯。”

----

薛洋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,令人头晕。

“那个傻缺在这喷这种玩意儿?臭死了。”薛洋用手扇了扇风,表示不满。

“哇,薛洋果然没有女人缘,连香奈儿都嫌弃!”B偷偷摸摸地吐槽道。

“嘤嘤嘤,我的钱啊!”C依旧在心疼她的香奈儿。

“安静!”A打断了她们。

“看,薛洋拿到那个外套了!”D坚守着岗位。

“嘘,快看!”

----

薛洋对眼前这件外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这是他跟晓星尘在一起一百天他买的情侣外套。晓星尘是白的,他是黑的。

薛洋抓起外套,闻了闻,不再是那种清净干爽的香味,取之而代的是一股俗气的不能再俗气的那种女人味儿。

薛洋皱了皱眉,将外套拉远了。

----

“啊,无聊。”B对这个结局感到很不满。

“耶耶耶,就只是这样吗?”C同上。

“...没事。我们还有B计划。”A没有气馁道。

“他拿着外套出去了。快点进去。”D播报情况。

“快快快!”几个女生又合作一团从后门溜进去。

“快涂口红啊!”A催促B快点。

“我这不在涂着吗?”B慢条斯理道。

“呜呜呜,我的香奈儿口红~~~”C心疼×2。

“快,他转回来了!”D看到薛洋浪荡不羁的身影了。

“mua!亲道长的衬衫肯定要有一点仪式感!”B非常非常非常郑重地在晓星尘的衬衫领子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
“走走走!”几个女生有又从后门溜走了。

----

薛洋一进门就看到放在沙发上的白衬衫。他纳闷,晓星尘怎么会把白衬衫随意乱放呢?

薛洋秉着贤妻的属性,拿起衬衫准备叠好。

这一拿不得了啊!薛洋一眼就看到那个极诡鲜艳极诡碍眼的唇印。

薛洋脸色闪过红黄蓝绿靛蓝紫,再加个黑,简直了!

----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们看洋洋脸上那叫一个炫啊!”B在窗外笑得那叫一个猥琐。

“看看看,道长回来啦!”C看戏的心按捺不住了。

----

晓星尘一进门,便看到薛洋惊讶中夹杂着一丝兴奋?的脸色。

他好奇望向薛洋。

半晌,薛洋才悠悠开口道:

“道长,你是女装大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

论恶友的某一个早晨......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“早,崽子。”
“早,小矮子。”
薛洋和金光瑶扶着腰在门口四目相对,擦出了......

“崽子昨天没睡好?”
“说的好像你睡好了一样。”
这两人都察觉到了对方完全隐藏不了的疲惫。

“你家道长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啊。”金光瑶指着薛洋脖子上的吻痕说道。
“你家二哥也真够禽兽的啊。”薛洋指着金光瑶红肿的嘴唇说道。

“彼此彼此。所以崽子,你们昨天用了霜华没?”金光瑶发出了疑问。
“……用了……小矮子我也敢肯定你们昨天用了朔月或裂冰。”薛洋坚定地说道。
“……”两人相对无言。

“崽子感觉如何?”金光瑶发出了疑问x2。
“……这个,跟魏无羡说得一样,冰冰的,凉凉的……”薛洋毫不羞耻地回答。“那小矮子感觉怎么样?”
“也是冰冰的,凉凉的。花纹还蛮磨人的。”金光瑶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……话说这魏无羡跑哪去了?这都子时了。”
“我也纳闷,平常他应该起来了呀?”
“那个宗主和薛客卿,魏前辈他……”
“快说呀!”薛洋不耐烦了。
“魏前辈因为腰伤,被含光君给带回云深不知处了。还说改日再来拜访。”

“……”
“崽子,其实我们还算好吧。”
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end――

晓星尘≌薛洋


#无脑作
#数学不好,逻辑错误。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∵薛洋喜欢吃糖
∴ 晓星尘每天给薛洋一颗糖
∴糖=糖
又∵晓星尘笑点低
∴薛洋能把晓星尘逗笑
∴笑=笑
又∵明月清风为27画
    十恶不赦为27画
∴明月清风=十恶不赦
∵{糖=糖
  {笑=笑
  {明月清风=十恶不赦
∴晓星尘≌薛洋(SSS)

他会生气,他会暴怒。

#前排警告,日常沙雕。
#人物是秀秀的,ooc我的
#如有雷同,算我抄你。不喜右上角。

晓星尘:我觉得,薛洋同学最近进步非常大。
同学:……?!(望向薛洋空荡荡的座位)
晓星尘:昨天老师找他谈了一下午的话,他在临走之前,微笑着对老师说‘谢谢老师。’
同学:……?!
晓星尘:不会再像以前那样,他会生气,他会暴怒,他会拿着尸毒粉撒来撒去。
同学A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看见昨天薛洋是扶着腰出来的)
同学B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看见昨天薛洋脖子上的吻痕)
同学C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没听见昨天经过你办公室传出来的奇怪声音)
同学D:……(老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薛洋请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腰疼)
晓星尘:……(我真以为你们不知道,我说擦药你们信吗?)
同学:……(不信不信,怕了怕了)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(我靠,自己写了啥沙雕玩意儿啊?!hhhhhhh~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薛洋装死。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可能我们听了同一首歌。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。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
晓星尘一回家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番茄味。唉,果然,一推门进去,就看到薛洋倒在地上,背上插着降灾。
要是让别人看到估计得吓得个半死。晓星尘习以为常。缓缓地略过他。
“今天好像很难清理呢。”说完这句话,就听到薛洋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晓星尘一回家就看到薛洋以千奇百怪的死法死去。
有时候是问隔壁收破烂的借了根白绫上吊自杀。有时候是问隔壁的隔壁借了几包瓜子噎死自己。有时候去向阿箐借竹竿戳死自己......
一开始晓星尘还会特别慌张,急得打了120。结果薛洋从地上一蹦起来,挂了电话,扑到晓星尘身上。
到后面,晓星尘渐渐习惯了,有时候夸夸他,还会让他得寸进尺。所以到后面就直接忽视了他。
----
晓星尘收拾好今天的案发现场。望着薛洋在厨房忙碌的背影。
究竟有多久没和阿洋一起出去玩了呢?随着职位的升高,空暇的时间越来越少。自己好像很久没去了解过阿洋的感受了呢......
虽然每次问他,都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。可晓星尘清楚,那是装的。其实他很想和自己一起去玩的吧。
晓星尘打开手机看了看后几天的行程。全都一一推掉。
他确实要好好陪陪阿洋了。
“道长~吃饭了!”薛洋缩到晓星尘的怀里。
“阿洋,收拾一下行李吧。”晓星尘宠溺地摸了摸薛洋的头。
“啊?道长又要出差吗?”薛洋的声音瞬间低落了下来,整个人都焉了。
晓星尘看到薛洋失落的样子,瞬间愧疚感涌了上来。
“不是哦,把你的行李也收拾好。我们要去海边玩,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吗?”
薛洋立马跳了起来,“真的吗?道长!”
“嗯。”晓星尘扬了扬手机,“今晚的飞机票。”
薛洋的小虎牙要飞上天了。
终于,能一起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end---
(写的什么鬼?自己都不知道。提前祝自己9月3号生日快乐!)

妈妈,道长他有孩子了!

#无脑作,如有雷同,可能我们看了同一部动漫或手书
#人物秀秀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。
#私设阿箐是养女。非盲。

阿箐最近觉得道长怪怪的。整天抱着个手机傻笑不止,前几天还很晚回家。
活脱脱的恋爱中的傻子。问他也只是回答学业繁忙。
阿箐决定调查清楚。
“道长,妈妈叫你去洗澡了哦-”阿箐故意拖长声调。
“啊?哦,好。我知道了。”望着道长慌慌忙忙地放下手机,再慌慌张张地拿好换洗衣物,阿箐觉得更有猫腻了。
阿箐看着道长走进浴室后。拿起了桌上道长的手机。
“嗯......密码......啊嘞,还是用着准考号啊。好,让我看看,是哪个坏东西勾引道长。”
她点开道长的QQ,还停留在和某人的聊天界面。
阿箐看不懂备注的那一串鬼字母。
又有一条新信息发过来了:‘道长!我刚刚刷牙用了你在用那个牌子哦!还挺甜的。快夸我!’
为什么她会知道道长用什么牌子的牙膏?难道,她就是那个坏东西吗?“原来就是你这个坏东西把道长变成这样的!”
阿箐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敲下几句话:‘不要再打扰我了,我要学习了。’ 点击发送。
收到消息的薛洋愣了一下。啊~是小瞎子吧。道长可不会这样的呢。
薛洋勾起一抹邪魅的笑。打下了一句话发送了出去。
‘啊,是吗?难道是因为那件事吗?’阿箐觉得拆散他们的好机会来了。
‘是啊,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。’薛洋收到后更加确定是小瞎子了。
‘可是,那是人家的第一次啊……’阿箐想了想,第一次?是......哦!懂了。
‘那也是我的第一次约会啊!所以就算了吧。’薛洋忍不住在床上大笑起来,滚了几圈后,才想起要回人家信息。
阿箐原本想着这么久没回,多半放弃了。
刚要关闭手机,又来了一条信息:‘那睡了我也这么算了吗?’
嗯????道长他们约会还睡午觉吗?阿箐觉得不可思议:‘不就是睡了一觉吗?’
对面又回复来了一条消息:‘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?’
阿箐震惊了。她做着最后的挣扎:‘你......你有证据吗?!你用什么来证明那是我的孩子?!’
嘿嘿嘿,屏幕前的薛洋露出了‘淫荡无比’的笑:‘因为我只和道长你睡。过。哦。’
??????!!!!!!怎么可能?!阿箐惊讶地反复地看了看那条信息。不会的啊!只有做了那种......那种事,才会有小孩的......
阿箐明白了这个‘坏东西’为什么会知道道长用什么牌子的牙膏了。终于知道‘第一次’是什么回事了。
道长还是高中生啊!还我道长的明月清风!
这时,晓星尘已经洗完了澡进来了。阿箐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他,默默放下了手机。冲了出去。
晓星尘莫名其妙。打开手机还没来的及看聊天记录。就听到门外阿箐喊了一句。
  “妈妈!道长他有孩子了!”
啊耶!晓星尘石化。
而对面的薛洋表示:你洋哥依旧是你洋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end――
(放暑假前就有了这个脑洞,后面句忘了,结果今天刷b站看到有大大做了这个手书才想起还有这么一篇文......)

讨论谁家的道侣最厉害

#无脑作
#人物秀秀的,ooc我的
#不喜右上角,谢谢

有一天,各家受聚集在了一起
魏无羡:我家蓝二哥哥等了我十三年!
谢怜:三郎等了我八百年。
沈清秋:他.....做饭很好吃。
师青玄:明兄能陪我女装!
薛洋:道长会天天给我糖!
金光瑶:他会手把手教我弹琴。
江澄:柳清歌,打架很厉害。(魏无羡:师妹,哪种打架厉害呀?)
沈九:他一开始任我欺压。

魏无羡:蓝二哥哥能和我天天!
谢怜:三郎为我明灯三千,花开满城。
沈清秋:他......很愿意把最软弱的一面露给我看。
江澄:他很乐意陪我打架。

薛洋:你们这帮辣鸡,我家道长敢抛弃我,敢刺我一剑,还骂我恶心呢!
金光瑶:成美,别闹,二哥宁愿相信聂怀桑,也不愿相信他的三弟......
师青玄:其实,明......贺兄把我最亲的人的头给拧了下来……
沈九:呵,一帮渣渣,试过被削成人棍吗?

关注需看

我知道你们在窥视我。盯~~~
经常拖更的一只小鶸...